撕裂

2016-08-02 | 观点

这篇文章应该有个副标题:儒教的吃人一面。

这篇文章是笔蘸愤怒与仇恨写就的。恨从古至今多少年的无数悲剧和闹剧——由儒教造成的悲剧与闹剧给人造成的伤害。伤害的具体缘由,下文我会讲。先批判。

作为一名高中生我之所以敢写此文,要感谢在小学我就读完了两遍《鲁迅全集》,近来又读了《聊斋志异》,对儒教的吃人一面有了更为深刻的理解。 罪过在谁?

在孔子吗?或许有人说在。因为他不创造儒教,其后就没有无数悲剧,他是梦魇的源头。却也不在。就算是他不创造儒教,也必然有另一个子创造某个专制工具的。孔夫子当年只是抱着人民“克己复礼”,恢复“先王之道”的一个虚无缥缈的梦,提出了善良的“仁”的学说,希望以此拯救人民拯救天下拯救宇宙。他本人,并无罪过。 那么,罪在历代对儒教进行发展(不如说恶意的改造)的人么?

我认为,是的。

当年,董仲舒上书汉武帝刘彻,说“咱这会儿只学儒学吧,废掉其他诸子百家的学说,文化上大一统(专制),必将成就皇上您千秋伟业,您子子孙孙也将万代帝王!”武帝听其权衡利弊,拊掌一笑,“好啊!就这样!但是……”董仲舒见武帝面露难色,“皇上,我将召集诸生对儒学中对您不利的地方加以修改……如此如此……”(我怎么想到安倍修宪的嘴脸)于是,武帝痛快地答应了。于是,儒学就加了这样的内容:“君权神授”…………

这是第一次,儒学在其济苍生的梦想的轨道上有所偏离。

我想这是必然的。因为,诸子百家中,儒学最有利于让人安安静静地种地,不造反,服从,积德,换言之,最有利于统治者对民众进行思想控制以达到社会稳定维持统治的学说就是儒学。或许,儒学有点无辜了吧。

儒教在之后的发展中,为统治者服务的宗旨始终如一,却是遗忘了孔子幸福人生仁爱天下的一片初心。程朱理学中,朱熹提出“存天理,灭人欲”,对这六个字,我真的真的真的要骂人了。若是把“灭人欲”想成是简单的摒弃七情六欲就大错特错了,与其说“灭人欲”,不如说“灭人性”,“灭人性”绝对更贴切。为何?譬如“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我认为,除了字面上的那般美好外,这种思想的本质可以用两个字来概况,那就是“服从”。特别是改造后的儒教,就是纯粹地叫人民服从。我之所以反对,并不是青春期激素分泌多了导致的年轻人普遍的年少轻狂的不服从求自由。而是,我痛恨。只恨一点。那就是女子要服从丈夫(没错我是男的,没错这话是我说的,没错虽然我很愤怒但是我还清醒)。近几天读《聊斋志异》,蒲松龄笔尖的批判讽刺“入骨三分”甚合我意。清初的社会现状,很能反映中国封建社会两千年的图景,因为儒教的统治中国,千年也没有什么大的创新进步。《聊斋志异》里,那些恪守“妇道”的女子,服侍公婆,伺候丈夫,养育孩子,容忍着妾上夫床(亦或是此女子就是妾),灭人欲,灭人性,沦为男权社会的奴隶,沦为儒教治天下的可怜牺牲品,反而被称为是坚贞孝顺美好的女子,多么讽刺!我悲哀,不仅仅悲哀这些人的命运,更悲哀因此造成的无数悲剧闹剧。

感谢毛爷爷,也或许不该感谢。他借“被利用”之名发动文革,将中国社会绵延千年的儒学杀得片甲不留。紧接着,感谢小平同志,也或许不应感谢。改革开放, 随外资而来的还有新一波西方文化的入侵。就这样,就这样。我们这一代,完全沐浴着西方自由民主之思潮成长,爷爷那辈人,心中的儒教思想基本保留甚至根深蒂固,不识字者尤其严重。而最可怕的是,我们的父辈,处在两波文化交替(这个交替就是毛邓两人造就的)中,天壤之别的思想观念————一部分是封建残余思想,一部分是新土壤萌生的新思潮,还有新旧思想的结合体,碰撞在父辈的心中,碰撞在今日之时的社会,撕裂了社会的和谐,撕裂了无数家庭的和睦,撕裂了一颗颗幼小的懵懂的心灵,撕裂,撕裂,锥心之痛。

没有切身体会的人一定认为我在说天书。具体讲,就是,在许多家庭中,一部分人持传统的封建男权思想,认为女子要恪守所谓妇道,一部分人要追随二十一世纪一十年代的思潮,追求家庭地位的平等,甚至一部分人自身就是新旧思想碰撞的结合体,战争就是这样爆发的。一幕幕悲剧和闹剧在中国大地无数家庭上演,无数幼小的心灵啊,是变得更强大?更脆弱?更豁达?更极端?我想这些情况都会有。或许全世界都有。

作为一个良知未泯的人啊,我要控诉儒教的吃人一面,害无数人本来的兽性吞没了他们成长过程中被灌输的人性。

我愤怒,这就是根源了。

我没有鲁迅那么伟大,忧国忧民。我只是知道,儒教的吃人一面与新思想的碰撞一直在上演,这战争不仅伤人心,更伤害到一个无辜的孩子的切身利益。

呼~深吸口气。我想,一个人在愤怒的情况下写的文字必然更多不理智,但我不愿意删掉这些文字,反而记录下来,作苦难的纪念与见证。再次让理智接管大脑。 我清醒地说:我要向儒教的吃人一面宣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