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浅地论自由

2016-08-12 | 观点

自由简史

自由的观念,最早见于春秋时期,举例来讲,儒家学派孔子的“仁德自抉”、孟子的不屈精神等,而“从心所欲,不逾矩”应为最佳例证。但是我以为,现代普遍认为的自由之思想,基本是舶来品。早在文艺复兴时期,西欧部分国家人们的思想开始冲破中世纪神学宗教的黑暗桎梏。而真正把“自由”打出口号来的,最早是法国启蒙思想家伏尔泰,法兰西人民在他死后称他“教导我们走向自由”,同样的,在之后的几百年,伏尔泰以及站在他肩膀上的主张自由的思想家就通过殖民和战争,将自由传遍世界。中国近代自由思想,就是在西方坚船利炮打开中国闭锁国门之时,因外国自由思想传播者和中国部分先进知识分子推动而形成的。改革开放后,新一轮西方思潮再度席卷中国大陆,95后为代表的年轻人即是沐浴这这股崭新的新奇的自由之风长大的。

自由的三个层次

  1. 自由意识

  2. 财务自由

  3. 精神自由

目前,包括我在内的年轻人们大多是处于第一层次。大多数成年人处于第二层次。圣人能达到第三层次,然纵使追溯历史,能者寥寥。

不做大多数

我确是属于第一层次的,然而我确不是大多数。

身旁的同龄人们,少数开化较早的,已经通过学习窥观了社会主义下的公民自由,然而,他们还是认为自由是绝对的,是完全不受拘束的,这才叫自由。我肯定的说,追求自由之权利的心态是值得肯定的,但这种观点一定是幼稚的。

人,生下来不能跑,是身体条件的限制;人,活一辈子也不能长出翅膀自由地飞,是生物进化的限制;同样的,生活在真切的社会中,就必须接受法律和道德双重框架的限制。在此范围内的“走心”,可称自由。这是我的自由观。

大多数人会反驳说,要是自由都要接受限制,那么自由就该加引号,就得称作“所谓自由”。我们不妨假设完全自由的情景。情景一,某人打伤其仇人,他说,用我喜欢的方式处理幽怨这是我的自由,这样就算吐槽都无力了,谁敢?这是没有了法律框架的自由。情景二,一个人上街,看见一条狗,残忍地杀害之,狗死了还不忘糟蹋狗尸,他说,我就爱打狗玩,法律又没有禁止我打狗,这是道德缺失的自由。换言之,缺少道德和法律的约束,放纵的自由会导致混乱,混乱的结局必然是失去自由。所以,我们必须要在法律与道德的框架内追求行为的不被约束。

另外,诸如毕福剑随嘴胡说的“自由”,人肉搜索践踏人权的网民“自由”,看见什么动物吃什么动物的饮食“自由”,不过是挂这个自由的美名瞎扯淡瞎折腾罢了。

大多数人也会怀揣这样的观念:西方的资本主义民主是真自由,社会主义是专制残余。对于这样的想法,嗤之以鼻并不为过。说远一点,今天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法律制度经过几百年的发展完善已经相当成熟,我们的社会主义民主法制建设几十年能取得这样的成功已经相当不容易。莫忘是社会主义解救了西藏的百万农奴,还其自由身,是社会主义解放了几亿农民,使其从地主的魔掌下自由冲出。君不见西方资本主义多党制的推诿低效,近来台湾地区的党内斗争就颇具代表性,君不见西方资本家剥削无产阶级的冷酷无情,我承认,像盖茨,巴菲特,扎克伯格等愿裸捐的资本家的行为值得称赞,美国也声称“人人都是资本家”,只是不要忘记一点,资本主义国家机器始终是资本家统治的工具,什么口口声声自由,亦是手段而已,手段而已。

高端之自由

财务自由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简单说就是有钱到足以承受合理的随心消费。对于没有工作的普通学生来说是妄谈。但是财务自由是非常重要的。重要的愿意不是因为财务自由能满足自己消费的欲望和生活的需要,更是第一层次的支配意义上的表达,更是一个人在家庭中取得发言权在社会上取得立足地的重要条件,还是精神自由的基本支撑。

精神自由,首先要求精神独立,有自己的一套经过辩证思考而不是随便套用的理论思想体系,之后,能够自主地思索问题提出观点,并且找寻到人生天地宇宙间的终极意义,就像孔夫子六十岁的时候。嗯是的没错这一段话我是在扯淡因为我还年轻。

写在最后

这个地球上,没有绝对,也没有完完全全的真。